上网做生意,首选VIP会员 | 加入收藏| | WAP浏览 | RSS订阅

便利店变天群雄割据 资本驱动下适者生存

时间:2019-09-03 16:21 来源: 作者:信息发布中心

    资本的追逐,将便利店行业似乎拱上了风口,却改变不了其低客单、体量小和依赖选址的生存规律。四五年内,将是新一轮的并购、整合,以及淘汰出局,整个行业已然进入一条加速赛道。尽管天津被视为便利店洼地,改变也逐渐显现出来。

群雄割据

    “711们的竞赛开始激烈了。”徐女士笃定地对新金融记者说。

    她口中的“711们”,指的是津城的便利店。就在近两周,徐女士发现上下班的路上新开张了两家全时。仅仅半年前,紧挨着地铁站出口,小区附近的第二家7-ELEVEn才挂牌营业。

    这是片典型的居民密集区。以徐女士所住地为圆心,三个并排小区底商的便利店包括日系鼻祖7-ELEVEn、老牌的世纪华联和好收成、本地品牌大鹏超市以及新锐部队全时。再往外扩展两条街道,是国安社区、华润万家便利超市与苏宁小店的天下。除了华润、中粮旗下高端系列,几乎囊括了市内主流便利店类型。

    “现在的便利店从定位上分别面向老年人、上班族、学生或者白领,形成了头部、区域龙头、国资与非主业品牌。”从事商超零售业超过20年的陈浩(化名)告诉新金融观察记者。除了石油系,便利店并没有形成全国范围性的品牌。

    各地区情况迥异,不同社区与商圈同样差异巨大。柒一拾壹(天津)商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天津7-ELEVEn)对新金融记者介绍,现阶段公司在店铺选址方面主要是以写字楼、商业综合体、医院、学校等人员较为密集,且有一定顾客需求的地点为主。但行业竞争升级的同时,打破界限的互渗上演。天津7-ELEVEn就表示,随着本地普通百姓对品牌的认可,“在努力将店铺发展到大型居住社区。”

    每每新店出现,连锁反应自然触发。还是以徐女士的居住地为样本,地铁站附近的7-ELEVEn开业时,最先警觉的是左邻右舍的小商贩们。早点铺和一家面馆,“眼神里明显有敌意”,7-ELEVEn店员打趣道。报刊亭老板则对记者抱怨:“水卖得没有去年夏天好。”

    更明显的争夺在各个便利店之间开展。在新开张的全时隔壁,理发店技师告诉记者,全时开业促销的力度很大,吸引了大量高峰期的顾客,店里的客人如果烫发时间长,也会让员工代买三明治。

    同样变多的,还有身为天津7-ELEVEn加盟主的李楠(化名)所在的商业圈。“我来时只有一家,就最近两年的工夫,前后已经有四五家了。”李楠表示。

    最令他留意的依旧是全时的“入侵”。紧贴着其他便利店出现,全时的蔓延像一场高调的宣战。一全时店员对记者透露,今年总部的计划是在天津开满100家。

    以北京为大本营,这家在津城疯狂布点的便利店算得上业内急遽扩张的代表,品控、供应链与人才储备都面临考验。徐女士就在某次下班进店时发现便当区售罄,“空货架的客户体验很不好”,从侧面显示出运营经验的欠缺。

   “不扩张门店规模是很难在竞争中脱颖而出获得盈利的,但快速扩张带来的也是成本的迅速增加,如果不能持续投入资金维持便利店的运营,那么很容易陷入经营危机。”中投顾问产业研究中心主任扈志亮对新金融记者表示。但“不可能等市场饱和再去抢地盘”。陈浩说。

    耐人寻味的是,徐女士家周边的便利店面对新晋对手时,每家店都对外宣称生意没受损,甚至有一家还告诉记者“客人变多了”。不过现实是,顾客总量只有这么大,彼涨必然此消。

    加盟的喜与忧

    在陈浩的印象里,天津的便利店从2012-2013年开始多起来,“有牌子的发展得特别快。”也是在2012年下半年,天津7-ELEVEn开放了加盟业务。

    根据天津7-ELEVEn给新金融记者提供的数据,自2009年入津,目前已有128家店铺。其发展的10年间,本地便利店已经“死”了一轮:大方便利宣告关闭、津工超市所存无几……许多加盟7-ELEVEn的人都源于内心情结,李楠便是其中一员,且不止开了一家铺面。

    官网显示,7-ELEVEn加盟形式分为A型加盟和D型加盟,分别需要80万元和至少38万元的基本条件,李楠的选择是前者。“全资加盟前期投入大,但后期分成高,和总部大概是四六开。”至于D型店,有报道分成按3个档次:单月销售利润在4万元以下的加盟主分成48%,4万-10万元部分分成32%,10万元以上部分分成22%。李楠说具体情况不大了解,但也听说“是阶梯抽成”。

    他的店铺基本开在繁华商圈,单店日营业额稳定在10000-20000元,放到整个体系里是中上等,“真正好的能翻几倍”。“传统商圈不会出现这么高的销售额,周边分散的竞品太多。特别好的都在所谓的封闭商圈,选择少,没有竞争。”

    加盟的程度决定了先重后轻的模式何时起飞:加盟达到一定数量,盈利才能崛起,而此前需要时间积累。在便利店发达的日本市场,7-ELEVEn92%以上的店都是加盟店,而中国外资便利店的加盟比例要低许多。

    李楠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相较于某些品牌把经营不善的铺面甩锅给加盟主,或收取加盟费就草草开店,天津7-ELEVEn的态度还是相当负责,“只有销售额达到一定标准才会转”。除了严重违规的会解除合约,业绩上不去的还能申请换店。

    选址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家店的存亡,但日益高涨的租金成了压在便利店头上的大山。“实在太贵,”李楠感叹,“有时为了抢地方甚至翻番,实际上不是良性的。直营店属于战略布点必须抢占,但加盟店要考虑成本。”他还在寻找新址想继续开店,但合适的位置太少,价格也令人望而却步。

    圈内的共识是,关东煮、包 子之类日配品和水产品的毛利最高,“至少50%-60%。”陈浩透露。不过快餐和外卖同样在抢夺这片红海。李楠告诉记者,店铺整体毛利水平在30%-35%之间,还需要看经营,“日营业额不上万很难谈盈利。”可比起一些传统品牌,收益已经“高10%左右”,陈浩说。在他看来,越来越少的人愿意从事便利店加盟,“还不如开个生鲜店。”“以中等情况来说,一二百平的便利店从开业到回本大概要一年半到两年。”更麻烦的问题是,要花费大量时间应对工商、卫生等一系列检查。

    “每个人的出发点不同,如果想经营事业肯定选择加盟。”尽管每天面对千头万绪,李楠还是认可做加盟的初衷。

    竞争愈演愈烈。面对新涌现的对手,天津7-ELEVEn态度坦然。不过李楠对外资便利店的发展策略存了一丝疑虑:曾经外卖市场远没有现今火热,一些加盟主同饿了么展开合作,“销售额每天增加两三千块非常容易。”然而总部得知后就不再允许,于是对比其他品牌如火如荼地加入外卖混战,李楠只能叹息跨国集团的手续繁琐。“哪怕做个饭团促销也要上报日本总公司,如果竞争对手打时间差,就只能挨打。”但他依旧力挺品牌稳扎稳打的步伐,直言看不懂全时的操作。“更像做资本,之后打包上市还是卖了就不知道了。”

资本觊觎

    实际上,李楠并没有完全猜错。去年年末,全时发布“百城百万”计划,将要投入100亿元铺设100万个终端,与此同时,扩张提高估值寻找接盘的消息不胫而走。

    而在更广阔的市场,资本驾驭起轻车熟路的玩法,在2017年掀起巨浪。去哪儿前CEO庄辰超创办的斑马资本投资3亿美元创立了“便利蜂”;鲜生活、易果、绿城以8400万美元收购北京便利店龙头品牌好邻居;红杉资本超过2亿元领投Today便利店;永辉超市入股上市公司红旗连锁。而在今年,便利24、神奇屋等宣告获得了投融资。资本的追捧让便利店似乎变成了风口,盒马CEO侯毅把其定性为“人傻钱多”。

   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(CCFA)发布的《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》统计,2017年,中国的便利店行业增速达到23%,市场超过10万家门店,销售额超过1900亿元。传统商超和国际大卖场遭遇困境下,便利店行业继续保持着两位数的逆势增长,一线城市上广深的市场已趋于成熟。

    扈志亮认为,便利店因面积小、密度大、距离用户最近、高频消费、对于电商抗击力强等特点,得以在零售市场异军突起。同时,“在中国饱和度本身比较低,再加上传统零售企业转型、创新型便利店、无人便利店等新业态的兴起,加速了市场资本流向便利店,融资规模不断扩大。”

    以天津便利店为例,整体状况在CCFA报告中显得沉闷:增长率6.3%,饱和度指数15221——也就是平均每15221人分享一家便利店,离上海的3278和长沙的1531还有巨大差距。另一方面,说明存有潜在的发展空间,给了资本杀入的信心。

    代表之一是无人便利。4月,市内首个无人便利店小麦铺开张,背后支撑的是近3亿的融资。据小麦铺负责天津地区加盟推广的业务员介绍,产品分为两条线,一是接近普通便利店外观的麦铺店,一是盒子店,毛利均在28%-30%,加盟总部会抽成2%。

    虽然声称没有主推,可明显能感到其更乐于推广20多万就能投资的盒子店。“盒子的好处是房租和试错成本低,一年可免费吊装两次,位置理想一天400元能盈亏平衡。”业务员说,弊端是只有21平方米,“补货就相对频繁。”

    更小,意味着产业端口更轻。资本看重的是轻型终端身后的综合供应链。年初,便利蜂就买断了给7-ELEVEn供货的鲜食工厂呀咪呀咪,幸好7-ELEVEn还有另一家合作商才有惊无险。

    巨头们希望拓展自己在某个垂直渠道的深度布局,但全国性品牌出现的概率不大。“在市场消费不断升级及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等技术推动店铺数字化转型的情况下,短期会保持多品牌激烈竞争的局面,龙头品牌出现的机会较小。”扈志亮表示。

    这是场传统便利店难以抵御的洪流,也有主动拥抱资本的品牌。在徐女士快遗忘街对面好收成的存在时,它却悄无声息地挂上了京东到家的牌子。记者到店结账时,店员热情地介绍了移动端的促销活动。

    每天清晨7点,这家好收成准时营业,京东到家的端口一会儿便开始报单。导购按需配货,骑手片刻后就来取单。最频繁的时候,七八个到店消费间就能穿插3单京东到家的生意,给在这里经营4年逐渐暗淡的好收成增添了一抹亮色。

    然而,即便对力量雄厚的资方来说,零售战场复杂,无法一挥而就。三、四、五线地区的夫妻店就足以令其头痛:数据显示,国内共存在600万家夫妻店,贡献了零售渠道40%的出货量。包括京东和阿里,都想通过B2B方式收割这份可观的份额,但掌握主动权的夫妻店并不好控制,不愿加盟且合作容易中断。

耕耘爬坡期

    不过,夫妻店在一线、新一线城市的处境却每况愈下。陈浩曾帮朋友打理过几家私人便利店,经营管理远无法与品牌化相提并论,受到规模连锁的冲击剧烈。

    “现在百姓不再认可以前的便利店,最起码要有蔬果肉类才会经常光顾。”陈浩说。业内的预估是,四五年内就会洗牌,一大波并购即将涌现。变化在上海、北京已经非常明显,保守的老品牌萎缩,日系和本土新品牌跃居而上,更多国产便利店开始寻找日本模式之外的可能。

    天变了,面临的挑战似乎更繁杂。以小麦铺为例,盒子店落地需要各项证照,业务员告诉记者,目前小麦铺“是唯一一家证照齐全的智能盒子便利店”。饶是如此,加持作为区引进项目,品牌方在场地开发上仍遭遇瓶颈,“收了很多加盟主的加盟费,有10个以上都在排队。”也是种种条件不占优的情况下,记者所接触到的一线经营者眼里,天津的便利店状况多少显得有点停滞。

    “能开多少店还是跟人口总数和密度有关。”李楠对记者表示,今年天津7-ELEVEn有些店铺的销售额就不如去年同期,未来随着新品牌进入,让他担忧市场的需求能否匹配。他还是寄希望于市场培育,消费水平和意愿增强了,客单价就会提高。

   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副秘书长王洪涛指出,便利店尚未迎来春天,“也就是刚在惊蛰这个节气”。行业处于漫长且陡峭的爬坡期,“惊蛰之后是春耕,拼的是精耕细作,而不是揠苗助长。”李楠明白,这始终是个勤行,不可能像其他风口一夜暴富,“至少对我们老加盟主来说,读得比较明白。”

    与李楠不同,陈浩选择了离开。身边年龄相仿的朋友纷纷从商超、便利店出走,“一是太累,二是天花板低。”和许多业内人士一样,他并不看好无人会替代传统模式:无人更接近一种舶来的设想,消费者会尝试,但难持久,因为便利店还要落脚到人与人的接触。小麦铺也更倾向于把自己定位为智能便利,可以实现无人值守,但“千万不能理解为自动售货机,经营好坏营业额能差两三番。”

    说到底,资本、技术和互联网可以改变经营的表象,但零售的本质未变。眼下的津城便利店市场并不会完全复制上海或北京的老路,可变化正在暗涌。对此,天津7-ELEVEn的计划是“继续开设更多店铺”,调整服务及商品来吸引客流。

   “首先是找准定位,到底服务哪部分人群。”陈浩认为,商品同质化的情况下,未来便利店需要着力发展个性化服务项目,更贴近生活,而不止步于销售。“现在市内有30%的租房者,是可以被瞄准的消费力量。”

 

 

作者:谷珵  编辑:95小猴子
  • 本文标签:  
  • 上一篇资讯:

  • 下一篇资讯: 没有了
  • 分享】 【打印】 【收藏】 【关闭

    上一篇:揭秘高端品牌代购猫腻:商品包装、追溯体系以假乱真
   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 
    推荐图文
    点击排行
     
     
    Copyright © 2011湖南伍信科技发展有限公司
    全国客服热线:0731-88307088 高桥商家交流群:185935929 185935929 湘ICP备10209611号-1